政策导向POLICYGUIDE
当前位置: 首页 » 技术前沿 » 政策导向
政策导向

彭澎:政府将无法保证优惠电价 电价锁定要靠企业自己

字体: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22-04-12  来源:新能源电力投融资联盟  浏览次数:117

近日,一则隆基股份的公告引起市场的关注,公告显示隆基收到云南省发改委函件,根据国家有关部门清理优惠电价政策的要求,公司在云南省享有的优惠电价政策和措施被取消,自2021年9月1日起,公司全部用电价格通过电力市场化交易方式形成,直接与电网企业结算。
 

(来源:微信公众号“新能源电力投融资联盟”ID:CNFIA2015)

一石激起千层浪

这个“石”就是电价的上涨

从2015年电改以来,电价经历了6年的下降,在2021年底火电上网电价普涨20%,宣布了下降周期已经结束,迎来一个较长的上涨周期。

上涨的原因不单是因为煤炭的涨价,未来即便是煤价稳定或者有下降,电价也无法恢复到从前的低水平。因为电力系统在未来20年要实现转型,这个期间要同时保持化石能源系统保供 + 可再生能源系统替代。过去一套化石能源系统就能完成的任务,现在需要两组人马,成本自然是上升的。可再生能源通过自身的技术进步已经尽可能的降低电价的上升幅度,但是两套人马的花费仍然会大于一套人马。

可以说,是双碳目标推动可再生能源的迅速增长,进而推动电力持续的市场化。在越来越市场化的电力市场,无论是云南,还是东部省份,政府都无法再靠行政命令降低个别企业的用电价格,除非是政府自掏腰包进行补贴,这显然是不可能的。

波动的市场有助于新技术和创新模式的应用

既然市场化,那么肯定是有涨有跌,这种情况下,才有可能出现创新。特别是对于用电量大的制造业企业,如何锁定未来电价也将成为竞争的关键因素。过去固定电价,制造业企业的电力采购极其简单,按时交电费就万事大吉。那么未来在不确定的环境下,用电企业会有更多的积极性锁定长周期的电价。并且在波动的市场中,有电力管理能力的企业可以获得更多的相对优势,即可以比竞争对手得到更低的电价。

在海外其他国家,大型企业通过大宗商品市场、电力市场,通过期货、现货交易,多种复杂的手段来保持可预测的电力价格和采购。在中国,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中国企业不可能涉入到化石燃料的大宗市场,而且中国的化石燃料价格也不可能像国外那样波动。

所以,可再生能源因为不涉及燃料价格,固定投资和运维成本清晰,反而更容易签10年以上固定价格电价。再加上,未来全球碳市场对所有商品的碳足迹追踪,大量先知先觉的用电企业已经开始与绿电供应商谈判,希望能够锁量锁价。

我们认为绿电采购是大势所趋,一方面更多的绿电帮助地方政府完成能耗双控、绿电考核和未来的碳排放考核,另一方面用电企业锁定长周期的电力成本,并且尽可能降低成本。整个绿电采购市场的初步建立大约需要3-5年,用电企业可以在这个期间做好准备。

 
 
[ 技术前沿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