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新闻CORPORATENEWS
当前位置: 首页 » 企业资讯 » 企业新闻
企业新闻

从明星到“弃子”,谁来接盘华锐风电?

字体: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7-18  来源:中国能源报  浏览次数:74

一个月前,华锐风电公告表示,已收到公司第一大股东大连重工·起重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重工起重”)发来的通知,重工起重已在公开征集期内收到一家意向受让方提交的受让申请文件及报名保证金,将对该意向受让方进行评审,以确定是否符合转让条件。此后,再无发布相关消息。事情进展如何?风电行业曾经的明星企业将要被大股东出售,谁会接盘?

(文丨本报实习记者 董梓童)

曾经的明星企业成“弃子”

在风电行业,无人不知华锐风电。

在其官网介绍中,华锐风电自称是中国第一家自主开发、设计、制造和销售适应全球不同风资源和环境条件的大型陆地、海上和潮间带风电机组的专业化高新技术企业,并在中国率先自主开发出全球领先的5MW、6MW系列风电机组。截至2018年,实现累计风电装机容量16524MW,海上风电装机容量170MW,出口装机容量388.5MW,在国内市场排名第四。

然而光环背后,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华锐风电已经连续7年亏损。作为其主要产品的风电机组,营业收入从2012年的39.9亿元下降到2018年的2.12亿元,2017年一度降至0.2亿元。

在2018年底,上任近两年的华锐风电董事长兼总裁马忠首度直面媒体称:“如果2018年顺利实现盈利,华锐风电将是自2011年上市以来,第一次实现连续两年盈利,从而彻底摆脱过去经营不善的不利局面。”

值得注意的是,马忠口中的盈利并未考虑扣除非经常性损益。2017-2018年,华锐风电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为-7.24亿元和-4.71亿元。中汇会计师事务所连续两年对华锐风电出具了带“与持续经营相关的重大不确定性”事项段的无保留意见审计报告。

在2018年的审计意见中,中汇会计师事务所表示:“华锐风电2015年度亏损44.52亿元,2016年度亏损30.99亿元,且净资产已低于股本。华锐风电2017年度盈利1.15亿元、2018年度盈利1.85亿元,但扣除非经营性损益后,两年的净利润依然为负数。这些情况表明存在可能导致对华锐风电公司持续经营能力产生重大疑虑的重大不确定性。”

扣非后净利润为负,换言之,华锐风电主营业务表现并不好,那么这两年华锐风电又是如何实现盈利的呢?

华锐风电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当期非经常性损益项目收入6.56亿元,其中债务重组损益收入就高达2.96亿元。

华锐风电副总裁兼财务总监徐昌茂也曾向本报表示,2017年公司实现较高的净利润,主要是处置资产收益所致。

诸多问题悬而未决

近年来,华锐风电一直受困于多个遗留问题,其中与美国超导WindTec公司、苏州美恩超导诉讼涉案上千万美元、闲置资产每年上亿元的固定费用、700万千瓦数亿元的维保费等备受关注。然而截至目前,这些历史遗留问题仍没有完全解决。

对此,马忠2018年底曾公开表示,近一年来,华锐风电经过积极协调沟通,包括备受国内外关注的美国超导WindTec公司、苏州美恩超导诉讼案等多起诉讼均已达成和解,为公司赢得了相对宽松的外部环境。另外,经过对闲置资产处置使公司资产结构得到了进一步优化。诸多历史问题的解决为华锐风电摆脱历史包袱、重新轻装上阵奠定了基础。

据华锐风电2018年年报,截至2018年末,华锐风电应付票据及应付账款金额为23.11亿元,占总资产的36.94%;其他应付款金额为6.7亿元,占总资产的10.71%,主要系待收资产包转让款尚未支付所致;长期借款9.16亿元,占总资产的14.64%。

此外,华锐风电多个资产还存在使用受限的情况。截至2018年末,华锐风电的部分货币资金用作银行承兑汇票以及保函保证金,部分应收票据质押用于开立银行承兑汇票,部分房屋建筑物以及土地使用权的权证尚未办妥,部分机械设备抵押了借款。

同时,公开信息显示,截至今年6月,华锐风电及其子公司仍拖欠大连重工1.2亿元的货款。其中,4807.63万元的剩余欠款通过华锐风电所持华电虎林风力发电有限公司的18%股权进行抵偿,目前该事项正在推进中。剩余欠款如何支付尚不可知。大连重工仅表示会积极督促华锐风电支付。

此外,华锐风电对佳电股份的欠款也高达1.87亿元。

针对该笔欠款,华锐风电除了以银行承兑汇票方式支付3500万元、以商业承兑汇票方式支付剩余1.52亿元外,还将其全资子公司华锐风电(吉林)装备有限公司的100%股权抵押给佳电股份,以作为上述1.52亿元的商业承兑汇票的保证。

已连续多年无实控人

公开信息显示,华锐风电一直没有实控人。有报道称,这曾导致2010年华锐风电上会遇阻,证监会要求其解释清楚“公司无实际控制人”的问题。

即使成功上市后,华锐风电也多次因无实控人被媒体质疑公司经营战略在“激进”和“保守”中转换,公司股东所属不同派系而有纷争等。

在往年年报中,华锐风电表示:“公司股权比较分散,无任何股东持有20%以上的股权,任何股东均无法依据持股比例或通过决定董事会多数席位的方式对公司进行实质控制,也未采取其他方式对公司进行实质控制,公司不存在实际控制人。”

截至目前,华锐风电第一大股东重工起重持有公司15.51%股权,第二大股东天华中泰持有公司7.96%股权,其他股东持有股权均不超过5%。

无实控人对公司经营有何影响?记者致电华锐风电,但并未收到正面回复。

而从上市后第二年,华锐风电就开始亏损。2012-2013年,华锐风电分别巨亏5.83亿元、34.46亿元。此后虽有少数几年净利润为正,但扣非后净利大多呈亏损状态

在无实控人的情况下,华锐风电第一大股东曾多次更换。

据华锐风电招股说明书,2006年,大连重工机电设备成套有限公司(下称“大重成套”)会同新能华起、方海生惠等五家法人单位出资设立华锐风电,大重成套以3000万元的最高比例出资,持有华锐风电30%的股份,为华锐风电第一大股东。

2009年,大重成套将所持华锐风电股份无偿划转给重工起重,后者成为新的第一大股东,而两者同属大连国资委。2011年,华锐风电上市时,重工起重持有公司18%的股权,为华锐风电第一大股东。

2014年底,萍乡富海出资14.8亿元,联合大连汇能出资3亿元,共同受让华锐风电账面原值为18.75亿元的应收账款。通过债转股,萍乡富海曾获华锐风电19.85%股权,成第一大股东。随后萍乡富海多次减持。2016年底,重工起重回归第一大股东位置。截至目前,萍乡富海仅持公司4.46%股权。

在重工起重重回第一大股东后,华锐风电一边推进供应商质量赔偿事宜,一边全资成立运维子公司锐源风能技术有限公司、收购张家口博德玉龙开发有限公司等。

一系列动作后,华锐风电2017-2018年实现连续两年盈利,不考虑非经常性损益的情况下,净利润分别为1.15亿元和1.85亿元。

但2018年7月,重工起重称,有意向方与公司接洽,拟购买公司所持华锐风电股份。重工起重称拟筹划通过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协议转让所持有的公司股份。

为何在华锐风电财务状况好转的情况下转让股份?记者多次致电重工起重,但均无人接听。

事件持续近一年后,今年5月,华锐风电表示大连国资委已批准重工起重采取公开征集受让方的方式公开转让所持华锐风电部分或全部股份。

值得一提的是,7月3日,华锐风电董事桂冰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一切相关职务。7月12日,华锐风电发布公告称,公司大股东重工起重提名滕殿敏为董事候选人,并获董事会通过。据公开信息,桂冰和滕殿敏都曾在大连国资委、大连装备投资集团有限公司担任要职。而后者也是大连国资委全资企业之一。

 
 
[ 企业资讯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关闭窗口 ]